昼柯

我再这样颓废的佛系更文下去,我,我也没办法。
暑假准备宅在lof了
感觉镇魂充斥了我的生活
priest/
黄少天/张佳乐/喻文州/周棋洛/诸葛青/
朱一龙/白宇/
喻黄/双花/
其实只是条咸鱼
喻黄是第一生产力(但是不敢写orz)
辈更写手,龟速前行
试图多久能写出正剧

© 昼柯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陶白陶】怯

ooc预警
微虐预警
第一次发文预警,轻喷
一次性写完未修改,矛盾之处不完美之处请批评
不知道是白陶还是陶白,tag就两个都打上了,见谅。
双视角,时间线可能有点混乱,有私设

(一)
“小白,我要结婚了,和安谧。你,来不来?”
“……来。”
(二)
小白,我喜欢你。或者说,
我曾经喜欢过你……

陶西到现在也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喜欢白舟。他内心也期望着白舟也喜欢他,可是,每次都会被自己否认。同性恋注定是悲哀的,就算他是一个另类,可是,他不敢,不敢奢求别人也是另类。并且,两个男人,这是注定不可能的,从这份情愫升起时,就一定会被现实掐灭。

他尝试着试探白舟,可每次都没有任何收获,白舟的态度,他不能确定,也不敢确定。

他们一起读完了高中,结束了大学,就在陶西认为自己要和白舟分开,这份情愫要不了了之时,他们又进入了同一所学校工作,同一个办公室,连位置都是邻居。有时候,陶西都忍不住想,是不是,连上天都在支持他。

后来,他送果果上幼儿园时,遇见了夏绿,果果的老师。

他是不是,应该尝试着,接受别人?

“小白,午饭。”
“诺,柜子里,自己拿吧。”
“怎么又是三明治?”
“那,要吃就吃,不吃拉倒。”
“别,我要吃。对了,小白,我,好像喜欢上夏绿了。”陶西的眼神包含着期待和渴望,似乎想收到那个人的不支持。
“夏绿?果果的老师?”
“嗯。”……“小白?”见白舟迟迟没有答话,陶西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“啊?没事,我只是再想怎么帮你追她。说吧,要我帮什么吗?”听到白舟平静的语气,陶西突然感到心中好像少了什么东西。

果然,是他奢望了……

“夏老师,下午有空吗?”
“夏老师,最近新开了一家奶茶店,那里的珍珠,大到爆。”
“夏老师,果果今天过生日,想邀请您来我们家吃饭。”
“夏老师……”
……

“陶西,你不知道,很多次,我都想放弃我和她多年的感情来选择你,可是当他回来,我发现,我还是没法放弃他……”

没法放弃他吗?
小白,你知道吗?很多次我都想放弃和你这么多年的感情而接受他人,当然,是指我单方面的感情,可是当我看到你,当我感受到你对我的一点好,我就知道,我放不下……

“你和陶西……那天我都看到你们亲在一起了……”
“不是的,安主任,我和陶西只是普通朋友。”

“我和陶西只是普通朋友”……

是啊,他和白舟,的确,至始至终都只能是普通朋友……

“白舟,我爱上一个人。”
“安谧。”
“小白,我要结婚了。”
“小白,我的婚礼,你来吗?”
(三)
没想到,有一天,他会以伴郎的身份,亲眼见证陶西的婚礼。

白舟喜欢陶西。但是他知道,陶西不会接受,不会接受同性恋。虽然陶西待自己很好,但这些都是建立在朋友的基础上的,一定。说出这份情愫,可能,连朋友都做不成。所以,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感情,陪伴在他身边,已是幸福。

他还能奢求什么?

“小白,我好像,喜欢上夏绿了。”
喜欢上,夏绿了?白舟一句为什么差点脱口而出。
哦对了,陶西恋爱很正常吧。毕竟应该只有他,只有他才会像个异类一般喜欢上一个男人吧。
看着陶西期待渴望的眼神,白舟想,他可能需要别人的支持和帮忙吧。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白舟用了很长时间,才说服了自己放手,他注定只能待在陶西身边,做他的朋友,好朋友。默默守护着他。这就足够了。

后来,夏绿还是走了。她德国的男朋友回来了,她跟着他走了。
白舟心里还有一丝庆幸。不过更多的,是对陶西的不值,因为连他都看的出来,夏绿把陶西当做备胎。他想在心尖护着的人,被别人当做备胎甚至工具人戏耍,想着就生气。但陶西还是吊儿郎当的,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

他以为,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,他和陶西,没有任何人的插入,他可以幻想着自己和陶西在一起了……

“白舟,我好像,爱上一个人。”
“谁?”
“安谧。”

就像听判官说完即刻行刑后的囚犯,白舟跳动的红色的心突然停了。他没法开玩笑,他自认了解陶西,他不会轻易说爱这个字,太沉重。

他还记得窦小璇说过的话。
“小白,你们高中时在一起,大学时也在一起,现在连工作都在一起,真是缘分啊!”
是啊,缘分啊……
因为他想陪伴在陶西身边,永远永远。所以,和陶西大学志愿报到一起,所以,努力和陶西应聘在同一所学校,并向校方恳求和陶西在同一间办公室。
真的是,缘分。

白舟最终,还是选择帮陶西追安谧。
送出玫瑰时,他还恍若梦中,他编织的,和陶西的梦……
陶西,从今天起,你最重要的人,就真的不是我了。哦不对,可能我从来没有成为过你最重要的人。
“祝福你们。”白舟勉强扯出一丝微笑,即使,心如刀割。

白舟参加完婚礼后,就出国了。至于哪个国家,他连陶西都没告诉。

最好的放手,就是利用时间,互相遗忘……
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吧……
(四)
陶西,有一句话,我始终没来得及,说出口,你愿意听我说吗?

“我,爱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白舟

“我也是……”陶西看着信,楠楠开口……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65 )